http://www.qiangshoudt.com

521后答:政策的上下限是多少

本期编辑吴科林

5月21日晚,国务院金融稳定和进步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51次会议,需要严厉打击比特6013的挖矿和贸易活动,坚决预防个人风险向社会范围传导。

随后,恐慌情绪在国内市场蔓延,BTC的价格从最高的约4.1万USD跌至最低的31390USD;ETH的最底价跌至1758元,各式平房币几近跌停。两大平台okb和HT领跌逾50%。

持续震动下跌的核心缘由是下一步政策实行手段不清楚。在此背景下,空头群体不断散布和放大谣言,引起市场恐慌。

作者:Colin Wu

3和短期集体操纵?

5月23日,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小消息,引起了紧急的动荡。其中,火烧6013矿池官方商城停止同意内地顾客,奥克斯筹备停止奥凯的C2C买卖。真实信息的出处非常小,却在夸张之下变成了“中国将禁止所有场外买卖”。一些资金投入者担忧自己赚不到钱,于是抛售币,致使大盘狂跌,并将ETH跌至最近最低点。

市场上有关于交易平台联合卖空操纵的评论,大家觉得这是不可信的。尤其是中国交易平台受政府控制,不想承担市场操纵的风险;第二,因为之前的牛市行情,交易平台的收益一直非常高,不可能通过操纵市场来盈利。

更大概的是,因为加密行业倡导分布式办公和免费平板,内部信息发布的控制成为一个问题。大部分部门和老板都了解,这时应该维持低调,但有的部门,尤其是客服系统,却没如此的敏锐度。这也是为何马驰、奥克斯和霍币都是最早披露信息并引起恐慌的顾客。

因为交易平台具备卖空机制,不可能在加密行业捕捉谣言,因此违法本钱几乎为零。因此,有做空者造谣、夸大甚至捏造新闻,这几乎是百分之百一定的。面对利益驱动,短党拥有充分的传播谣言的权力,而面对大情绪,辟谣的速度和力度赶不上造谣。加密产品币的市场环境特殊,波动性大,谣言充斥,信息混乱,没监管。然而,混乱是一个阶梯,将谣言和情绪纳入评估和考虑矩阵,也是聪明的资金投入者需要衡量的,而不是抱怨的。

国务院初次需要“打压币钻头挖矿”有什么影响?

兴趣声明:笔者短线不操作,长期持有少量主流加密产品币。

1.政策上下限

此前,吴邦国表示,区块链已经进行了剖析,指出限购令的级别比以前高了,但也指出了一些政策在实行上的困难,譬如禁位币和禁采,交易平台的主体已经从国外搬出来,所以非常难同意长期管辖权。到现在为止,除去这次会议的这句话,还没公布实质的政策信息,包括《经济参考报》的头版文章。

现行政策上限:可能是多部委和能源央企联合下令(类似94条)禁止所有加密产品币的挖矿活动。至于禁采只针对位币,其他加密商品如ETH、fil和Chia都可以防止。会议的一句话不可以包含太多。假如推行了后续细则,其他类的挖矿也将包括在内。在买卖范围,禁止所有银行等机构提供服务和所有优惠活动,以便配合强有力的执法部门打击。这在央行下属的三个协会发布的文件中已经比较明确,但多部委联合罢工的推行状况却不多见。

政策的下限是通过地方政府的游说来达成的。北京认识到,合规挖矿不影响金融稳定,但也能够帮助吸收废弃的水和电。因此,该政策的边界仅限于打击非法违规挖矿活动,借助市场化银行限制高耗能挖矿用电。在买卖范围,沿用现在的做法,各地执法部门可能会加强对涉币业务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帮信罪”将愈加频繁。

大家不知晓最后的政策实行是在上限还是下限。从历史经验来看,点对点曾遇到过封顶攻击,一些网络企业也曾遇到过开放互联网攻击。现在还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大家对此持小心乐观态度。

啥是“真实新闻”

就像“坚决预防个人风险向社会范围传导”这句话一样,舆论攻势在北京是一种常规操作,降低散户和场外资金投入者在加密产品范围的资金投入。然而,并非所有这部分都具备政策指导意义。大家应该加大对信息的重要程度和重要程度的认识。

第一,官方机构发布的信息具备绝对的政策指导意义。比如,521的信息,或者政府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可以发表讲话或者同意媒体的采访进行讲解。第二,协会发布信息。比如,中央银行的三个协会发布文件。他们的公布通常都是政府部门指示,但需要政府部门出面并无关紧要,所以协会公布文件。三是中央各类媒体的要紧栏目,如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社论、新华社新闻负责人报道等。

最后,很多的官方媒体,如分报纸、分杂志、分互联网、各种财经媒体,都不拥有政策的指导意义。尤其是在网络年代,追求流量是势必的。只有他们的集体报告才能间接影响决策者的政策。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区块链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qiangshoudt.com/xinwen/12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