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iangshoudt.com

为何顶级有钱人不喜欢BTC?

从沃伦·巴菲特的股东大会,到各种有钱人出席的公开活动,大家都会不时询问自己对BTC的怎么看。抓盖茨问盖茨,抓马云问马云,然后每次都会发酵成大新闻。

到现在为止,全球前100位有钱人中至少有90人公开对人民币发表了评论。但这部分人都对BTC“漠不关心”,好像排行榜越高,就越“漠不关心”。长期占据福布斯有钱人榜前两名的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是最后一位看到BTC的人。

比尔·盖茨过去说过,“BTC纯粹是投机,哪个买哪个傻。”他甚至说,假如可以的话,他会做空BTC。早在BTC价格刚刚突破100USD时,巴菲特就公开表示,“BTC是老鼠的毒药,所以大家需要离得远远的BTC”。甚至后来,BTC的价格暴涨至近2万USD,英航也从未动摇过。

在2021年5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福克斯一名记者问沃伦·巴菲特,自BTC当时的价格从100USD涨到9000USD以上以来,他对“BTC是老鼠药”的怎么看是不是发生了变化巴菲特回答说:“目前BTC应该是老鼠的毒药。”

第一,巴菲特的回答没错,由于100的平方确实是10000,但作为世界顶级资金投入大师,巴菲特为什么对BTC这样“漠不关心”。

事实上,中国顶级有钱人对BTC的态度并不那样好。策划创建阿里的马云(Jack Ma)和生活在一般家庭的马化腾(Ma Huateng)都曾公开表示“他对BTC不有兴趣”。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BTC已不再是早年的“科技圈游戏”。它吸引了愈加多的人参与其中,包括科技怪才、金融精英、商业大亨和一般阿姨。即便在美国国会就紧急政治问题举行听证会的直播中,大家也会背着标语进入屏幕,说“买BTC”。

这部分人有不一样的身份。在“不可能合谋”的状况下,他们不断在各种场所提出“支持BTC”。直观地说,一件事能吸引那样多不同层次、不同行业、不同身份的人“撑腰”,显然不是一件“坏事”。但为何顶级有钱人不喜欢BTC呢?今天,让大家一块儿探寻这背后的“秘密”。

BTC的代码很“粗糙”(不是贬义),但它的玩法很丰富多彩。就像在社交互联网上,假如BTC被一些分叉的硬币冒有,基本上就是1000种黑色笑话和恶作剧。天天都没紧急的问题。好像存在一种以“分权”为主导的恐怖。有吗?

大多数人可能不知晓这种“分权”到底意味着什么。试想一下,这件事连“开创者都跑了”,但一旦你“黑了”,就非常可能引来各种“鄙视的目光”,甚至是一群人的“口诛笔伐”。况且,这部分人中有不少人还堂而皇之,哪种“魔法”能支配这么多人去捍卫呢。

今天,我来对你说答案。说白了,这种“魔力”是BTC一直保留的“抬桌子”属性。

在第一节课上,当大家学习BTC时,大家会被一个巨大的数学理论所吓倒,即“拜占庭通常问题”。人类社会一直难以形成有效的共识和行动。作为一项社会实验,BTC在解决这一问题上获得了重大突破。它可以分为两个层次:在代码层次上,它可以促进参与者会计核算的一致性;在社会运行层面,可以形成社会化的协同行动。

其实,它也适用于“拜占庭通常问题”来讲解其运作。假如在座的51%的人采取一致行动,他们可以举起桌子,然后分给其他人的财富(选择不举起桌子);相反,假如桌子抬不起来,抬桌子的人的财富就会被其他人推荐。那样,那些可以在有钱人榜上排行榜的人就不会参与提榜(由于损失巨大)。由于拜占庭将军的问题,非常难成功地抬桌子,所以因为整个用餐操作,巴菲特和比尔·盖茨一定会愈加富有,这也符合大家社会的现实。

但有眼光的人应该能看到,在这张桌子上,只须不在榜首的人有抬桌子的原始动机。BTC问世时,刚开始主要由技术极客玩,后来非常快就被炒得沸沸扬扬。这是重要缘由。由于大家发现它不止是一个科技游戏,而且有我们的“升降台”属性。

对于顶级有钱人来讲,他们对用这套房地产下注的东西没太大兴趣,但一些次有钱人或次有钱人可能也会加入其中,由于看来他们做好埋伏后再掀桌子也很好,两头下注正是这部分人善于的。应该说,这其实是比较理性的,所以桌子上非常太平,也没人讨论抬桌子的事,但桌子底下有人暗中赌,把桌子搅得沸沸扬扬。

这就讲解了为何像马云、马化腾如此的人“不喜欢”BTC,而徐小平、蔡文胜、薛满子、陈伟星等人却争相购买BTC。事实上,整个硬币圈的大人物,包括号称积累了数万亿USD的“三点钟社区”,可能已经到了“更有动力举起桌子”的地步。好像假如他们不如此做,他们就没办法撼动他们所期望的最高职位。这与技术无关。第一是需要“抬桌子”,然后哪种东西有这个属性会吸引他们。

当然,大伙都了解,有这种需要的人多了,低层次的人(譬如我)也多了。非常遗憾,我不想提及此事。但不少有这种需要的“下层人”总是由于这种需要而被引入歧途,多次收成。

事实上,巴菲特的这句话就包含了这个意思,意思是“当你看到其他人发财的时候,你杀了他们,试图在毫无价值的东西上发财,结果总是是可悲的。”。

BTC一直坚定不移地走“去中心化”的路线,把“去中心化”放在首位,由于这种去中心化的特征不断传递着抬桌子的感觉,这是BTC的核心竞争优势。大家可以说大家是不是能举起它,但感觉本身是尤为重要的。可见没统一的指挥,但大伙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才能达到如此的成效,于是亚富和亚富开始下注,而一些情绪比较激动的人也主动挥舞旗帜。

至于巴菲特,他一直坦言,虽然在公平的环境下靠我们的努力致富,但大多数人只能在第三世界过着贫穷的生活,由于他们没和他一样的成长环境。所以他也立了遗嘱,捐出99%的财产。

当然,在道德层面,巴菲特的地位相对较高。他一直是大家很多人的偶像和模范。他期望全社会都朝着“创造价值”的方向努力,个人应该通过我们的努力改变我们的运势。这三种看法是很积极的。

然而,社会的运行总是不是由个人的主观意志来达成的。从概率上讲,不少青年会由于努力工作(运气不好)而得不到积极的反馈,而继续渐渐“变黑”。假如社会不可以非常有活力,产生很多阶级纵向流动的机会,就会致使渐渐积累的“崇尚激烈的财富再分配”而成为主流。

那样,沃伦·巴菲特、比尔·盖茨、马云和马化腾真的“等不及看”BTC了吗?还是说“BTC是老鼠药”的言论真的在“诋毁”BTC?不,他们说了不少有意义的话,但大多数人不在乎。

长期以来,大家常常对很多社会发生的重大变化视若无睹。当大家回顾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大家发现大家没丝毫的参与感。所以我非常遗憾我“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对大部分人来讲,洞察和参与社会变革的确是达成阶级飞跃的有效渠道。但要想“洞察与参与”,就需要有宏观视线和微观视线,还要有各种专业常识储备。以我一个人为例。我接触BTC已经很久了,当它实惠的时候就买了(实惠得让大多数人都没想到)。但那时,我显然没办法处置这个“信号”。

事实上,赵长鹏、郭洪才、帅才。。。今天所有人崇拜的硬币圈里的这部分大人物,哪一个不是在BTC很实惠的时候买的,然后在BTC很实惠的时候卖的,目前他们又在“挣扎”着回购过去高价卖出的BTC。

社会上发生在大家身边的事情,大家常常感到习以为常。种种微妙的变化,其实每时每刻不在揭示着社会巨变的信号。这部分“信号”将致使整个社会发生巨大变化,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同时,也存在着各种机会和风险。

古人说,不为大局谋划的人,不足以为一件事谋划。对整个社会的整体改革和历史进程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然后搞了解“如何安定下来”,这是大家常见缺少的一课。也就是说,雷军说,忙不过是用战术上的勤勉掩盖策略上的懒惰。

很多青年常常被灌输“职业规划”的必要性的观念。然而,大家常常发现,已经工作了10年或20年的成熟专业人士,即便在失业后,也常常不知所措。这种缺少生活的方案是全方位和常见的,没标准的答案。

信号的发生是由弱到强,由被动放大到主动放大。假如没足够的常识积累,非常难捕捉到微弱的信号,只能忽视不计。当他们收到一个强烈的信号,这可能是另一种状况。

因此,当你常常后悔“未能抓住如此那样的机会”时,你有没想过,假如不把常识互联网作为储备的基本方案摆出来,你是怎么样感知和抓住如此的机会的。或许是道听途说,可以凑热闹,但一点点常识,就非常可能落入其他人设计的网中,成为猎物。

区块链当然是一项伟大的创造,它也为像我如此想“搬桌子”或“搬凳子”的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但你能看到“机会”在哪儿吗?你能把我们的地方弄了解吗?假如不是,大家如何能谈“机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区块链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qiangshoudt.com/huobi/12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